3分28-欢迎您

                                                      来源:3分28-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5-29 12:29:39

                                                      潘向黎称,“过去历届代表曾有过建议,将春节法定假期由7天延长为15天。我赞成这个建议,但不是简单的附议,而是认为在目前严防疫情不松懈,防疫管控常态化的形势下,应该从降低防疫风险、保障国民生命安全、心理健康的层面着眼,重新考虑这个建议。”

                                                      此外,潘向黎还提到两个重要的理由:

                                                      卢传坚指出,当前中医药常规未纳入国家传染病防治体系,国家也未建立中医药防疫研究体系,全国所有的传染病医院没有一家是可以收治传染病的中医院和研究传染病的中医研究机构,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时中医医疗机构只能以协作单位的方式参与部分临床和研究工作。

                                                      全国人大代表、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徐镜人表示,中医药的传承与创新,需要以临床需求为导向,保持传统中药特色与中医体系。

                                                      目前我国中医药行业的整体规模已经突破8000亿元,其中中药饮片的规模已经突破2000亿元,全国中药配方颗粒的规模也已经接近200亿元。但中药配方颗粒产业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如生产企业无法建立本企业可管控的原料药材种植基地,导致中药原料品质不易把控,原料价格涨跌剧烈;还有各种配方颗粒生产工艺的研发重复浪费等现象。

                                                      第二,疫情给人带来生命和健康威胁的同时,难免也带来各种不同程度的心理创伤和心理压力。这时候,一个不再匆忙的春节假期,不但可以让人得到充分的体力休整和情绪整理、真正感受亲情的温暖,更可以让人从亲人、朋友、家族、乡土人情、年俗文化获得巨大的感情慰藉和强大的心理支撑,有助于防范疫情之后心理问题大面积出现的社会风险,也有助于大多数人以积极、乐观、坚韧、开阔的精神面貌去勇敢面对未知的各种情况,对国民心理健康的重大意义远远超越了“多放几天假”的范畴,而将成为一项惠及千家万户的国民重大福利。

                                                      延长春节假期,则全体国民可以错峰出行,因为假期延长,则客流量可以平缓,在客运量不超负荷情况下,选择出发时间、交通方式,甚至出于防疫考虑的路线变通,都将成为可能;在正常客流量范围内,乘客也才能保证路上进行必须和适当的防护。这样就将大大减少聚集性感染的风险。

                                                      他同时提出,引导、扶持中药信息化、智能化制造体系建设,从药材种植、采收、加工炮制、制剂生产、质量检验、储存运输等方面整体实施智能化升级,提升中药整体质量控制水平,促使中药行业向绿色制造、智能制造升级。

                                                      据相关记载,大侠霍元甲有两子三女,分别是:霍东章,霍东阁、霍东清、霍东琳、霍东琴。长子霍东章不习武术,次子霍东阁则武艺高强,16岁前往上海精武会任教,1924年在南洋泗水(现印尼东爪哇省省会泗水市)成立精武会南洋分会,他是霍元甲武术精神的继承人。霍东阁生有三子:长子霍亚廷、次子霍文廷、老三霍文亮,而霍亚廷就是霍静虹的爷爷,因此霍静虹便是名副其实的霍元甲第五代玄孙。据霍静虹介绍,霍家从她爷爷这辈开始,就已逐渐不再以习武为主了,而她在她5岁半时,因机缘巧合,开始习武,后来还考到北体大武术系继续学习武术套路。2000年从北体大毕业,霍静虹进入天津商学院(现在的天津商业大学)担任体育老师,2015年,作为霍家年青一代中唯一习武人,她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霍氏练手拳代表性传承人。

                                                      全国人大代表、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徐镜人表示,在这次抗疫实战中,中医药的独特作用已经得到验证,但中医药发展仍面临传承不足、创新不够的挑战,希望国家鼓励开展上市后临床循证研究。